免费咨询电话:

023-65217771

023-65217779

二维码
023-86837403

友情链接:重庆市南丁卫生职业学校

重庆市南丁卫生职业学校页面版权所有 渝ICP备18004020号-1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重庆

学校地址: 重庆市沙坪坝区歌乐山山洞街道平正村50号

联系电话: 张老师:13908380196

                    朱老师:023-65217779  /  023-65217771

                 

联系我们

手机版

学校概况

手机二维码

二维码

国际留学

招生信息

校园动态

专业介绍

就业信息

就业信息

EMPLOYMENT

 

>
>
>
社会办医新潮流:当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开始办诊所

社会办医新潮流:当巨头苹果、谷歌、亚马逊开始办诊所

浏览量
  盘点2018年医疗行业的关键词,“跨界”必然有一席之地。不光医疗行业内的机构拓展各自业务,向外跨界,各大科技巨头纷纷跨入医疗行业,充分利用自己的优势或在保持原有业务的基础上,改变经营方向,试图在医疗行业占有一席之地。其中,科技巨头亚马逊、苹果、谷歌、微软等是极具代表性跨界企业。
 
  2018年,他们持续在医疗行业“兴风作浪”,能不能真的跨界成功?先来看看他们在医疗行业都做了什么。
 
  早在2017年11月,亚马逊就宣布和电子健康记录巨头Cerner公司合作,将业务拓展至医疗健康领域。此次合作是亚马逊真正进入医疗领域的一大动作,旨在助医疗提供商一臂之力,利用数据预测患者的健康状况。
 
  到2018年,亚马逊在尝试降低医疗成本上更是下了“苦功夫”。2018年1月,亚马逊、摩根大通、巴菲特的伯克希尔·哈撒韦三巨头宣布合作组建独立医疗公司。他们的目标是为多达120万名员工提供医疗服务,降低医疗成本。半年不到,三家公司在6月宣布任命知名外科医生和作家Atul Gawande(阿图)为新公司CEO。
 
  2018年8月,亚马逊宣布将在西雅图本部开设诊所,为自家员工提供医疗健康服务。早期计划是先雇佣少量医生,为部分指定员工开设试点诊所,然后在2019年初扩大到更多员工。
 
  苹果的做法与亚马逊的做法如出一辙。2018年年初,苹果宣布建立自己的医疗品牌AC Wellness Clinic(AC 健康诊所)。但苹果并不急于将诊所全面铺开,而是在其加州总部附近开张两家,目的是为公司总部员工提供医疗服务和健康管理。
 
  到8月初,苹果公司AC健康诊所已招聘40多名员工,但是其中大部分都不是医生,而是健康领域专业人士,如营养师、运动专家和执业护士,许多员工都有替代医学或功能医学背景。这样做的原因是AC健康诊所还担负着另一个任务:帮助实施专注于预防疾病和促进健康行为的计划。
 
  亚马逊、苹果等公司建立自己的医疗公司或诊所,与其说是主动布局,更像是一种被动出击。与国内的企业医院要满足自己职工的医疗需求不同,其出发点主要是降低医疗成本。
 
  据普华永道健康研究所(HRI)2018年6月的研究报告,美国医疗成本的大幅增加阶段虽然已经有所减缓,但是预计2019年还将徘徊增长6%。如此高涨的医疗成本,对像亚马逊和苹果这样的雇主,是巨大的经济负担。
 
  此外,员工的健康问题与经济产出紧密联系。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数据,健康问题导致每年6900万在岗人员误工,因此每年也少了2600亿美元的经济产出。在诊所的设置上,两家诊所的布局都更倾向于疾病预防,因为预防疾病的成本比治疗成本要低得多。
 
  建立自己的诊所远远不够,积极投资也需紧抓。
 
  积极投资:在擅长的领域试水
 
  2018年1月,谷歌向Quartet公司投入4000万美元,该公司计划将资金用于扩展其机器学习团队。
 
  同样在1月,谷歌和微软向精准医学公司DNAnexus投入5800万美元,以帮助该公司升级其基因学和生物医学数据库的云平台。此外,微软在7月正式宣布成立新部门——“微软医疗”(Microsoft Healthcare),希望借此实现其在医疗领域的扩张计划。
 
  除了谷歌和微软,谷歌母公司Alphabet 2018年也在医疗行业投资。8月,其向健康保险公司Oscar Health投资3.75亿美元并获得大约10%的股份。据悉,此前谷歌也向Oscar Health投资过3250万美元。
 
  与谷歌、微软等只是向医疗类公司投钱不同,凭借在零售行业的丰富经验,亚马逊一举直接进入药品零售业。
 
  2018年6月,亚马逊宣布以10亿美元收购美国网上药店PillPack。这是亚马逊在进军医疗行业道路上迈出的重要一步。与传统药房不同的是,PillPack不仅能为客户送药上门,还有相关应用提醒客户每天按时吃药。PillPack在美国50个州均有邮寄药品许可证,加上亚马逊的零售经验和资源,这些都将有利于亚马逊在医药领域的快速拓展。
 
  从各自的投资情况可以看出,巨头们还只是在自己擅长的领域试水,谷歌和微软依靠强大的科技背景,在医疗数据相关领域尝试,亚马逊大手笔的收购也是在自己更熟悉的零售领域。
 
  相比起来,亚马逊似乎更被看好。美国Reaction Data曾经对97名医院和医疗机构的管理人员做了一份调查,结果显示59%的高管认为亚马逊将成为进入医疗行业最具“颠覆性”的科技巨头,原因是亚马逊本身业务占据了很大市场,其进入医疗行业的影响将最大。
 
  而从2018年年初至今亚马逊的一系列动作来看,亚马逊确实有致力于形成自己医疗体系的势头。近日,亚马逊市值达1万亿美元,成继苹果后第二家市值上万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其在医疗领域的投资是一大原因。
 
  无论是从数据利用上还是药品销售上,几大科技巨头都在医疗行业找到了与自身强项相结合的点,这些科技巨头的参与或将成为最大的变革力量。正如以色列梯瓦制药公司(Teva Pharmaceutical)CEO Yitzhak Peterburg所说,“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仅是诺华和其他制药公司,还包括亚马逊和谷歌。”
 
  除了惦记着降低医疗成本,布局各自的医疗体系,积极投资,这些跨界巨头们还在创新医疗科技、推出各种新项目上停不下来。
 
  推出创新科技:解放人力
 
  除了投资别人的创新技术,几家科技巨头也积极在自家产品中“植入”医疗健康相关功能。在2018年春季发布的操作系统iOS 11.3时,第一家达到万亿美元市值的苹果在其健康应用增加了医疗信息记录,整合了医院、诊所以及用户现有的健康数据,让用户可以在手机上看到自己的医疗信息。
 
  6月,在2018年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向开发人员和研究人员公布推出Health Records的应用程序编程接口(API)。这可让来自500多家医院的患者通过iPhone获取源自多家机构的医疗信息。
 
  同样是这个夏天,谷歌也没闲着。6月14日,谷歌发布招聘信息,雇人开展医疗数字助手项目。
 
  同样是针对医疗记录,和苹果不同,谷歌更倾向于医生端。其项目旨在利用语音和触摸技术提高医生看诊量,并利用语音识别帮助医生记录笔记。
 
  在谷歌发布招聘信息的前一个月,2018年5月,亚马逊已在语音助手Alexa部门组建了一个医疗团队,目的是把语音技术带入家庭、医院和诊所,希望语音助手Alexa在用户身体健康和医疗等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
 
  之后的7月,谷歌也开始针对患者设计产品。其销售家庭自动化产品的部门——Nest尝试探索老年护理产品,例如利用运动传感器通过自动开灯帮助老人半夜去卫生间,以帮助老年人尽可能长时间独立生活。
 
  在医疗技术上的探索,微软则主要围绕AI开展。2017年2月,微软推出由AI驱动的医疗研究计划Healthcare NExT,包括HealthVault Insights、Microsoft Genomics、AI 驱动的健康聊天机器人(Health Bot)和Project InnerEye四大板块。
 
  2018年3月,微软在2018年医疗信息与管理系统学会(HIMSS)年会上分享了相关辅助项目,以协助发展Healthcare NExT计划。
 
  这些项目包括:微软“AI+医疗”网络扩建项目,与印度的阿波罗医院合作,在心脏学领域建立以AI为核心的网络;EmpowerMD项目,与匹兹堡大学医学中心(UPMC)合作,以AI为动力,解放医生,减轻医生的负担;发布可扩展的全新开发者模板,以帮助医护人员从工作中受益;提供端到端应用程序开发基础,帮助医疗机构将数据迁移到云端;办公软件新模版,帮助医疗工作者更好地使用 Microsoft Teams 服务。
 
  开发医疗数字产品自然离不开医院,和微软一样,2018年8月,亚马逊与数字医疗初创企业Xhealth等以及至少两家医院合作,推出新项目。
 
  项目具体为:医生在患者出院前开具医疗产品和服务的“处方”,而这些产品由亚马逊或其他电子商务公司送达至患者家中,其中亚马逊Prime会员还可享受折扣优惠。
 
  从各大巨头的布局不难看出,其发力点主要集中在利用医疗科技解放人力上。无论是语音技术还是AI,都希望利用技术提高医生工作效率,减少医护人员带着疲劳进行临床工作等带来的一系列负面影响,从而可提高医疗服务质量,改善患者治疗效果。想法很美好,但各项技术的应用最终还需经过实践的考验。最终是给医护人员减负,还是增加其工作量,是所有创新尝试必须解决的痛点。
 
  目前为止,各大巨头之间尚无直接竞争关系,他们只是专注于帮助自身员工获得更好的医疗服务,同时在不同的医疗细分领域布局,从保险到分销、到初级医疗等,其目标一致,均为降低医疗成本。这些科技巨头进军医疗行业获取财富,实施预防保健的举措会削弱医院的发展。这是苹果、亚马逊等巨头们的跨界重点。
 
  穆迪公司(Moody's)沟通战略师Joe Mielenhausen说,“苹果、谷歌和亚马逊正试图通过引导其员工使用自家门诊和医疗项目,以降低员工的健康医疗成本。理论上这是通过减少昂贵的医院医疗费用,达到降低成本的目的。这和一些大型保险公司通过收购医疗机构获取更大的保费和费用控制权的做法类似,只是入保患者变成了公司员工。”
 
  这些科技巨头们能否跨界成功,现在断言为实过早。有些公司的跨界计划目前只是理论性的,尚无具体细节。但是未来发展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一旦他们跨界成功,随着创新和新技术的到来,未来医疗行业将迎来更激烈的竞争和巨大的变革。